回首頁 本會簡介 日誌區 基金會簡訊 出版品 International
讀書會報告獎助
 知識執守者徵選
永續思維
數位化開展項目
國際競賽贊助活動
獎學金簡介
歷屆得獎論文查詢
情境概念
幕後拍攝日誌
 →分月日誌整理
導演答客問
桌布媒體下載
帳號:

密碼:


忘記密碼嗎?

何不馬上註冊!
幕後拍攝之演出劇照 : 關於「天堂」的奇特小說之三
發表者 webmaster 於 2008-02-04 15:45:00 (1823 人氣)

時空場景:2XXX年9月,夏末。
演出者:我。閱讀著一本關於「天堂」的奇特小說。

第七章
  「不論如何,天堂都需要你。」黃博士最後下了一句這樣的結論,我只是苦笑著。
「你仍然願意在這裡工作嗎?」
「黃博士,我想我會繼續在這裡工作的。」
「是嗎?人真是奇妙的動物。有一些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之所以會願意留下,是因為不想再過著游牧民族般的生活,然而你生活的綠色天堂應該都能夠滿足你的需求,因此你成為一個身心健全的人,而你卻願意待在這有缺憾的天堂…。」

「因為我不是無欲無求的天使。」我淡淡地說著,也不知道這是不是自己的真心話,至少我想要好好地了解這個地方。而黃博士不發一語,臉上掛著微笑。
  我的工作內容其實很簡單,就是利用資料及數據去決定誰沒有資格待在天堂裡,必要的時候可以去探訪這些人再作決定。
  今天我決定去探訪住在天堂底層的一個家庭,一家之主鍾明曾有兩次毆打福利機構員工的前科,平日無所事事,家裡的一切事務以及照顧兩個孩子的工作都落在他妻子身上。
  最底層的氛圍總讓我覺得像是快窒息般地沉重,許多被壓抑著的怨念在此四散。
  這裡是一連串的組合屋,房屋若是不夠了,就持續加蓋在別人家的屋旁,我好不容易找到了鍾明的居住地,沒有門鈴,只能大聲叫喚他的名字。
「請問鍾明先生在嗎?」附近的人們都紛紛往我這裡看來。
  過了一會兒,鍾明茫然地探出頭來,以疑惑的眼神看著我。
「有什麼事嗎?」
「我想跟你談一談。」
「談什麼啦?你是政府的人吧,這裡不歡迎你,我也不會搬離這裡啦!」
  我的表情轉為嚴肅,「鍾明先生,現在你們一家人是否要搬離這裡並不是你自己可以決定的,有可能要強迫你們搬到外面去。」
  這一驚非同小可,鍾明趕緊出來唯唯諾諾地在我面前站好。
「可是我沒做什麼壞事啊!拜託您幫幫我們,我們決不到外面的世界去。」
「你在天堂沒有任何的產能貢獻,並且有兩次毆打人的前科,而且,外面的世界也不是你所想的那麼糟糕。」
  他開始慌了,「外面的世界會怎麼變化根本不是我們可以預料到的,這裡至少有防護罩可以保護我們,而且我也不是故意要打人的,只是那些人的嘴臉…,就像是把我們當成蟲子一樣,我們是人,就算是住在最底層,也是有尊嚴的!」
  唉…,人類習慣依賴,害怕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,不管是在天堂或是在外面的世界,大家都是一樣。
「鍾明先生,那您為什麼不好好努力工作呢?這樣就不會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了,不是嗎?」
「努力什麼!我們只不過是被利用完就丟的工具,因為需要建設天堂,就讓我們一堆人入住,等到那些人想要的都得到之後,我們哪還有工作可做?先生,我想你也要好好考慮自己的處境,像我們這種人,只有被利用完就丟的價值,怎麼還能怪我們不努力工作…。」
  我看著周遭的人們,鍾明先生說的沒錯,他們都曾經為天堂貢獻過,但是他們的價值都容易被取代,這群人不見得就是自我放棄的人。
「鍾明先生,謝謝你的意見,我想我該回去了。」
「我們只是希望住在有庇護的地方,讓孩子們平安成長,我們只想有個庇護而已…。」他的眼神又恢復茫然,口中不斷喃喃自語著,然後轉身彎腰進入他的僅有的避風港。
  回到辦公室後,我簽署了鍾明先生一家人強制搬離天堂的文件,並且取消他們的入住資格。
  人,必需要懂得跨出那一步。



第八章

  工作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難熬,為了維持天堂人力資源的運用效率提高,再加上我不認為逐出天堂的人們就會因此無法生存,所以我可以算是個盡責的好員工,我認為不論發生什麼事情,人們都會尋找出路,天堂只是其中一種生活型態。
  我住在第五十八層樓,在天堂來說已經是相當不錯的層級了,優渥的薪水、有能力在休閑娛樂場所消費,吃得到新鮮的食物。
  這一切應該能讓我滿足了,但這樣看似安定的生活,卻在每次望向那層天堂防護罩時,伴隨著一絲不安與惶恐。雖然不願意承認,但是在我有困惑的時候,總會想到黃博士,他見證了天堂的開始與現在,那未來呢?
「天哪,我可不是創造天堂的神,我沒有那麼無所不知,尤其是對未來的事情。」當我問黃博士關於天堂的未來發展時,他如此說道。
「我對現在的情況感到不安,雖然我在這裡享受到好的待遇,但是心裡卻覺得不踏實。」
  黃博士看了我一眼,「是因為無法接受這樣的工作內容嗎?」
「不,我不認為逐出天堂那些人就無法生存,並沒有因此而心生愧疚,反而是希望他們能夠因此體認一些事情。」
「年輕人,你還太過天真浪漫了,你這樣的行為就跟判處他們死刑沒有兩樣,一旦他們離開了心中最大的支柱與依靠,還會有存活下去的意念嗎?我曾經去調查過那些被逐出天堂的人們在外面的生活,其實生活條件比住在天堂最底層還要來得好,但是這些人的臉上都掛著被放棄而無奈絕望的樣子。」
「那又為什麼我會入住天堂做這份工作呢?為什麼要讓我做這樣的工作?」
「你是我找來的,我相信你能夠調適這一切,甚至是…了解一些事情。」
「原本在做這份工作的人呢?」
「做這份工作的人不只你一個,只是因為我晉升了,所以必須要有人遞補我的職位。在這個天堂裡,不努力往上爬,就等著墜落。我的內心也掙扎了許久,畢竟這不是我們當初創造綠色天堂理念,演化的最終結果,已經習慣過去生活的人類還是必須透過物質的享受,來證明自己,以達到精神上的滿足。你就幸運多了,出生在原本就沒有恆溫空調設備的綠色天堂,所接觸到的是大自然的風、土地及陽光。」
  的確,我原本生活的地方,雖然沒辦法擁有天堂的物質享受,正因為這樣大家追求的是精神上的滿足,但我以前並沒有發現這一點。


第九章

「原本的天堂是打算讓人類從重視物質享受的生活方式,『收縮』成為順應自然並且追求精神滿足的生活型態,就如同你所居住的綠色天堂那樣,藏匿於大自然之中,物資並不豐沛,卻回歸到與自然共存的本質,讓原本被我們糟蹋的環境生養休息,天堂外面的大型建築物都已成為廢墟,我們該把土地還給大自然,幾十年過去了,廢墟成了一片綠,就如同幾百年前最純淨的模樣。」
「我所生長的綠色天堂和這裡的天堂價值觀截然不同,也是兩種不同的生活型態,黃博士,既然你並不認同現在的天堂,又為什麼要繼續在這裡生活下去?你這樣的心態不就跟底層的居民一樣過度依賴、害怕沒有庇護嗎?」
「我就是無法忘懷過去物質享受的膚淺人們之一啊!」黃博士自嘲地笑了笑。
「所以我羨慕你能夠自小就在那樣的環境中成長,你也如我所願地是個不因為物質享受而矇蔽本質的年輕人,正因為你還年輕,能夠做的事還很多,當你了解事情的本質,就會知道應該要怎麼做對未來才是好的,所以我實在無法斷言這裡未來的發展會是怎麼樣,也許是大家心態轉變,嚮往外面世界的那一片綠,這裡反而變成人類物質貪欲的象徵紀念碑也說不定。」
「如果我選擇繼續待在天堂呢?」
「那你就成為我的得意門生啦!」黃博士爽朗地笑了幾聲。
  黃博士不是一個會讓我敬愛的人,但我卻很欣賞他的誠實,不過也覺得他很奸詐,盡量抱持著趁還能享受的時候自己趕快享受這樣的想法,對於跟他沒有太大關聯的未來,這份理想就交給別人去做吧!
「你真是個沒有說服力的導師。」我笑著說。
「學術界重視崇高的理論嘛,理論是一切實務的基礎,可是人性這個變因實在太難捉摸,否則天堂也不會演變成至今這樣,要記住,就算在未來,歷史還是會不斷重演,因為歷史是人類去創造出來的。」
「這段時間謝謝你的照顧,這樣看來,我該走了,雖然我還不知道自己能夠為未來的世界貢獻些什麼。」
  黃博士沒有看我一眼,只是又埋首於文件中,「接下來要找誰來遞補這個位置呢?這個看起來很天真…那個看起來也不錯…。」他喃喃自語著。
  快速地整理完行李,在離開天堂時見到的景象就跟進來時見到的景象差不多,亂無章法的組合屋,加蓋的機械零件,斑駁的空橋,無奈的面容,這些竟然是我對天堂的最後印象。
  漫步地走向外面的世界,一開始的陽光很刺眼,無法看清楚遠方,我持續向前邁進,陽光也漸漸變得柔和,遠方的景象也開始變得清晰。
  連綿的山脈與無盡的大海,還有周遭這片已回歸於自然的綠地,建築物成了廢墟,主權歸於動、植物,人類曾經的作為顯得渺小又可笑。
  就算氣候變異,就算環境變遷,但是還不到海枯石爛的境界,山脈還是聳立著,大海也靜靜地守護著我們,身邊的這片綠地,象徵著大自然並沒有放棄人類,天堂的防護罩不該是人類心中最堅強的精神支柱。
  該是回家的時候了,我朝向那片綠地走去,踏上回到綠色天堂的歸途。

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
評論排列方式
張貼評論時注意:理性發言、切題討論,勿一稿多投或無的放矢。
  • 以下回應評論文章為網友表達之個人意見!
  • 發表者 樹狀展開
    幕後拍攝日誌之
    設備道具
    食物生產
    體驗心得
    食材料理
    物候情報
    生物筆記
    童年紀事
    生存遊戲
    音響情境
    互助合作
    演出劇照
    專題連載
    隨想詩集
  • 共生星球#01 (2009-08-06)
  • 洞黑──我在蟲洞裡看到的世界 (2009-08-06)
  • 風中的決鬥 (2009-04-09)
  • 撞了一個苞之後 (2009-04-09)
  • 天堂的星星 (2009-04-09)
  • 天堂有虎 (2008-10-31)
  • 黃衣大使 (2008-10-30)
  • 關於「天堂」的奇特小說之三 (2008-02-04)
  • 關於「天堂」的奇特小說之二 (2008-02-02)
  • 關於「天堂」的奇特小說之一 (2008-01-31)